房產贈外人背後的養老困境,專業人士解讀如何安享晚年又分配好遺產
2021-01-17 18:21:33

最近,上海8旬獨居老人立下遺囑,將一套價值300萬的房產贈給樓下水果攤主。無獨有偶,66歲廣東東莞籍獨居老人陳先生留下遺囑,將數棟價值不菲的房產贈給自己的朋友曾魏。

兩位獨居老人的舉動,先後在網上引發熱議。隨着空巢老人的逐漸增多,無兒無女無配偶的孤寡獨居老人,如何在安享晚年的同時,又能無爭議處置遺產?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梳理了這兩位獨居老人遺產分配背後的故事,採訪了法律人士和專家,對“獨居老人遺產分配”的現象作相應的解讀。

88歲上海老人將300萬房產贈與樓下水果攤主

2019年,上海88歲的老人馬林(化名)決定將自己的一套價值300萬元的房產贈送給樓下的水果攤主小遊(化名)。馬林跟小遊無血緣關係,他的這一舉動曾於2020年11月份引起眾多網友的熱議。

據公開報道,馬林是一名退休工人,他平日裏愛和小區裏的孩子們玩,時間久了,漸漸和樓下襬水果攤且家有孩子的外來務工人員小遊一家變得熟悉起來。2012年老伴已經去世,2015年患病的兒子也在家中意外猝死,是小遊忙前忙後幫着料理。2017年7月,馬林在家摔倒昏迷,被小遊發現後送醫並照顧。出院之後,老人便邀請小遊一家人搬進家中同住,也方便照顧自己。

當馬林決定將房產贈送給小遊後,老人的親屬聞訊趕來,對此提出異議。事實上,馬林共有姊妹6人,目前在世4人,分別在上海、海南等地居住。對於馬林所稱的親屬沒有照顧他一事,親屬拿出證據並回應,對老人多有照顧。而對於老人做此決定,親屬説馬林在2017年摔倒住院時,就被診斷為阿爾茨海默症,意定監護公證卻是在2019年進行,對於老人意定監護的有效性表示質疑。

東莞66歲獨居老人將數棟房產贈送朋友

今年1月份,66歲廣東東莞籍獨居老人陳先生決定將朋友曾魏(化名)變成他的“監護人”,還立下遺囑,將自己的數棟房產都贈送給這位“監護人”。這則新聞同樣引爆朋友圈,引發廣泛關注。

據介紹,陳先生在家中排行老二,有兩姐妹,一生未娶,膝下無子女。一生打拼的陳先生攢下錢後,將老屋翻修,還自建6層高的民房用於出租。這些年來,陳先生因為家庭瑣事、經濟往來等方面的原因,與自己的兩姐妹矛盾漸生,後面甚至不相來往。

後因陳先生身體多病,被確診為肺癌。因為生病需人照顧,就出資邀請老朋友曾魏及其一家人搬到鄰近處,方便照顧他。為照料陳先生,曾魏一家人“齊上陣”,煮飯、煲湯、洗衣、送醫治病。

2020年6月,陳先生因病離世。當地東莞東部公證處按照“意定監護、醫療決定預先指示聲明書、死後生效委託書、遺囑”等條款及文件,將陳先生名下遺產公證授予曾魏。

遺產贈給非親屬,方式不一結果有異

紫牛新聞記者梳理後發現,雙方血緣親屬獲悉遺產分配結果後,其實都在第一時間提出了質疑,質疑的焦點在於遺產分配是否為獨居老人馬林和陳先生的本人真實意願?是否在精神意識清醒的情況下做出判斷?

比如,馬林做出了紙質的意定監護公證,辦理該公證的單位也公開回應,認為該公證如實反映了當事人的真實意願。但其外甥女在2020年11月提出質疑,認為此前醫院已診斷其患有阿爾茨海默症,而後做了意定監護公證,不能證明老人是在清醒意識下的選擇。

因陳先生在公證處留下了視頻錄像資料,在陳先生兩姐妹提出質疑時,東莞東部公證處出示了該視頻錄像,以此直觀表述了陳先生的真實想法。而在看到這段視頻錄像,發現確是陳先生真實意思的表示,兩姐妹也就無話可説。

專家説法:為避免糾紛,可用“意定監護+預囑+遺囑”

南京公證處家事法律服務中心李雯表示,意定監護和遺囑是兩個法律概念,不可以混淆。雖然這兩個案例中,意定監護人也是遺囑的受益人或者遺贈撫養協議的受遺贈人,但絕不能理解成意定監護人就是財產受益人。意定監護人對老人名下房產代為管理,房產還是老人所有;監護人取得財產是依據遺囑。

概括來説,遺囑指的是老人去世後財產分配的法律文書,去世後才生效;意定監護指的是老人在神志清楚時預先指定好未來監護人,在其喪失或者部分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時生效的法律文書。另一方面,遺囑主要處理身後事務,主要是關於財產分配;意定監護主要處理生前事務,包括人身、財產等各項事宜。

據瞭解,目前我國的養老方式基本分為家庭養老、社會養老和自我養老三種。隨着空巢老人和獨居老人總量越來越大,面臨的養老困境也日益凸顯。可以預見的是,對於獨居老人來説,自我養老將面臨身故後財產繼承的糾紛也將增多。

那麼,如何破解有一定資產的獨居老人的養老困境,既能保證養老質量,又有一個多彩的晚年,同時避免事後糾紛?

南京公證處家事法律服務中心李雯告訴記者,以房產或資產養老,輔以嚴謹的法律保障,不失為一種較好的選擇。無論受讓方是自己的親屬,還是非血緣關係的外人,這樣做既能保障自身權益,老有所養,又能免於事後的糾紛。

李雯認為,在實踐中的問題需要綜合法律服務方案予以解決,即“意定監護協議+預囑+遺囑”的綜合公證方案。具體來説,在老人神志清晰時,通過意定監護協議指定好監護人,落實好未來老人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時的監護問題;通過預囑的方式,老人事先就醫療作出指示,明確自己的態度;通過遺囑的方式,確定死亡後的財產繼承人。

而律師告訴記者,相對於冷冰冰的法律文書,隨着技術的進步,當事人還可錄下處置財產的視頻資料,而畫面場景可直觀顯示當事人的精神狀態,也有較強的説服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任國勇 見習記者 孫慶雲

校對 丁皓宇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